債務人逃債墜樓索債者應否擔責

 新聞資訊     |      2021-12-16 20:46

第一章

  蘇格拉底有點感覺到貪圖逸樂的阿里斯提普斯正在想在政府里謀得一席位置,就勸告他說,自制是做一個政治家的必備的資格,第1—7節。但由于阿里斯提普斯說他只想度一種悠閑恬靜的享樂生活,蘇格拉底就提出一個問題,是治理人的人的生活更快樂呢,還是那些被治理的人的生活更快樂?第8—10節。阿里斯提普斯表示,他既不愿治理人,也不愿被人治理,只想享受自由。蘇格拉底告訴他,他所想得到的這種自由是和人類社會性質相矛盾的,第11—13節。阿里斯提普斯仍然堅持己見,并說他的志愿并不是想長久留住在任何一個國家里,而是想訪問旅居在許多國家里,于是蘇格拉底就向他指明這種生活方式的危險性,第14—16節。但是,阿里斯提普斯卻進一步指責那些寧愿度一種辛苦勞碌的政治生活而不愿度一種舒適安逸的生活的人是愚不可及,蘇格拉底向他指明,自愿勞動的人和被迫勞動的人之間的區別,并說必死的人所能享受的任何一成都收賬種好處都不是不經勞動就可以獲得的,第17—20節。為了舉例證明他的論點,蘇格拉底敘述了普拉迪克斯的寓言,赫拉克雷斯的選擇,第21—24節。

  從以下的談話看來,我以為蘇格拉底是勸勉那些和他交游的人在飽食、性欲、睡眠、耐冷、耐熱和勞動等方面都要實踐自制的。當他看到有一個和他交游的人在這些方面沒有節制的時候,他就對他說道:“請告訴我,阿里斯提普斯,如果要求你負責教育我們中間的兩個青年人,使一個成為有資格統治人的人,另一個則成為決不愿意統治人的人,你將會怎樣教育每一個人呢?就讓我們從最基本的食物問題談起,好不好?”

  “的確”,阿里斯提普斯回答道,“我認為食物是個很基本的問題,因為一個人如果不進食物他就活不下去”。

  “那末,他們兩人就都會在一定時間有進食的要求了?”

  “是的,這是很自然的事情”,阿里斯提普斯回答說。

  “那末,這兩個人中哪一個人我們應該訓練他,使他把處理緊急事務看得比進食更要緊呢?”

  “毫無疑問,成都收賬是那個被訓練來統治人的人”,阿里斯提普斯回答說,“否則的話,國家大事就會因他的玩忽而受到影響”。“當兩個人都口渴的時候”,蘇格拉底繼續說道,“我們豈不是也要訓練這同一個人要有耐渴的能力嗎?”

  “當然”,阿里斯提普斯回答道。

  “這兩個人中哪一個我們應當使他有限制睡眠的能力,使得他能夠晚睡早起,而且如果需要的話,就不睡眠呢?”

在本頁瀏覽全文>>(共計4頁)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